9、第九章(1 / 1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soushu2026.com,hetu2024.com,cjsw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cwjx8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虽然加了双靓靓好友,但连久知道自己跟她的差距,本身关系不熟,所以贸然询问人家经验不太礼貌,如果有偿的话,身上的钱好像不太够去咨询一个百万博主。

于是只好自己先研究,一晚上过去她也算摸清楚了一些,知道单凭着视频播放量是没有收益的,收益来源要么是别人打赏,要么是有名气后的推广费、有粉丝基础后的直播打赏,又或者是参加平台的一些小活动,再就是一些更深入的,跟一些公司平台的合作。

那些都太远,目前触碰不到。

前面几项倒是可以慢慢试验一下,只不过还得看看网友们对小妖怪的接受程度。

因为做过功课,连久在发了视频后蹭了流行bgm和标签热词,比如#人类幼崽#,不过效果甚微,一觉醒来播放量寥寥十几个。

让她觉得特别高兴的是,虽然播放量低,但却基本都点了喜欢,还多了几条评论,两个关注。

【这家幼儿园是看颜值收小孩的吗?孩子们也太可爱了吧!】

【毛茸茸!居然还有尾巴,萌死我了。】

不管怎么说,也算是个好的开局。

看来大家的确没有把孩子们往妖怪这方面猜。

这点连久能够预料到,毕竟现在有很多做视频的技术手段,有时候ps过的视频看起来真假难辨,而且人们潜意识里并不认为世界上会有妖怪,自然就觉得是普通孩子和装饰。

她刷新了好几遍,又看到了官方推送关于开学季的活动征集,活动要求视频内容于开学有关,对于新号有扶持,有曝光,甚至还有奖金。

这样一来需要每天发视频,素材得从早到晚开始录制,但作为园长,连久不可能一直在拍视频。

想了想,她把这件事交给了玉重明:“以后你来负责拍摄,平时没事的时候可以自学一下剪辑视频。”

玉重明也住在学校里,不用操心网络和电的问题,知道园长这是要给幼儿园带来其他收益,立刻点头应下:“您放心,我会好好学习的!”

交待完玉重明这件事,连久就要去小二班上课了。

因为之前开园很多细碎的事要处理,所以她的课暂且都没上,现在就要补回来。

虽然经验丰富,但给小妖怪们上第一堂课,连久还有点紧张。

推门进去时,教室里场面有点混乱,一只黑孔雀正追着一只白虎幼崽上蹿下跳,其他崽崽要么也跟着跑,要么就飞在天上或者蹲在角落看戏。

“上课啦上课啦!”保育员抓都抓不过来,“小孔雀不能再啄其他小朋友了!”

有只大头龟怕被误伤,变了龟壳出来,自己慢吞吞缩进去,伸出头来瞅一眼战况,又打着哈欠缩回去继续睡觉,然后被跑过来的小老虎一脚踢翻。

他四脚朝天躺在地上,短手短脚扑腾着:“哎呀,老师,翻翻!”

然后又被叫着跑回来的小白虎一脚踢着转了个圈。

大头龟委屈巴巴:“不踢,我的龟龟。”

连久神色复杂,这是所谓的猛妖班?

其实虽然是猛兽,但幼年时期这些幼崽都没有那么可怕,特别粘人,比如小白虎,叫声就像哑了嗓子的猫咪。

她走进去将翻在地上的大头龟翻过来。

大头龟趴在地上,伸出一个人头小脑袋,很是高兴,四肢伸出来挥舞:“久久老师,耶!”

其他小朋友看到连久来了,也渐渐乖下来,因为爸爸妈妈说过了,要听连久老师的话。

小白虎被小孔雀精压在地上揪着一撮毛,眼巴巴地:“老师,疼。”

连久把小孔雀抱回她的小凳子上:“为什么要啄其他小朋友?”

她记得刚来幼儿园那天,小鲤鱼精说那只小猫妖是被小孔雀精给啄到尾巴秃的,看来小孔雀精还是个小霸王。

“不听话。”小孔雀精变回人形,头上顶着三根特别漂亮的羽毛,指着小白虎告状,“他不听话,出去玩。”

连久早就习惯了比较小的幼崽说话断句的方式:“你是说他想出去玩?”

“嗯嗯!”小孔雀精颇为老成地抱着手臂,“我们学习,不玩。”

还是个正义的小霸王。

小白虎趴在老师脚边,奶声奶气地:“要跑跑!”

小孔雀精又要来啄他:“你还不听话!”

小白虎赶紧蹿到老师怀里。

连久心疼抚摸着小白虎的脑袋,小小年纪,头差点秃了,一点护发意识都没有。

“虽然为了小朋友好,但不能伤害小朋友。”连久温声对小孔雀精说,“如果他咬你的话你也会不开心对不对?”

“嗯……”

连久又说:“那是不是要跟小朋友道歉呢?”

小孔雀精有点不情愿,但也别别扭扭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小白虎摸着自己的脑袋:“没关系。”

连久又对怀里的小白虎说道:“那现在你知道孔雀妹妹是为你好啦,是不是应该跟她说下次不会啦。”

小白虎点头:“我不会啦。”

小孔雀精眼睛一亮。

她还以为老师让自己道歉是因为自己做错了呢!原来自己没做错啊!

小孔雀精又高兴起来:“算啦,以后不啄,你听话。”

把小白虎放下,连久这才意识到,自己虽然用了普通孩子的教学方式来对待小妖怪,但事实上还是有些忽略了他们生来的天性。

他们跟人类孩子的需求不一样,他们本身就生活在自然里。

上完一堂课后,她暂时休息,于是走到幼儿园外面,对着天空试着唤了声:“司阑。”

这是她第一次喊司阑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,隔了会儿没察觉动静,连久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,这时却见司阑缓缓从不远处走近:“怎么?”

不愧是骑龙妖神。

连久有点不好意思:“想请你跟我一块儿去山里看看,不太敢一个人去。”

“山里?”

连久点点头:“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我想让孩子们平时也来山里上课。”

司阑微微挑眉:“不是要用人类的方式教他们?”

“我好像错了。”连久说,“孩子们有动物天性,不能为了学习磨灭天性,既然在学校里是玩,在外面也是玩,学校里的可玩设施还没山里好,只是我不确定够不够安全,所以想去看看。”

司阑似笑非笑:“他们在山里比你安全。”

“……”

虽然有点嘲笑的意思,但这也的确是事实,不过连久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承认:“但至少我需要知道能不能保证他们在我的视线范围内,到时候走丢或者受伤了怎么办?”

司阑带着她往山里走:“是孩子,又不是没脑子,还能不知道衡量危险?以前没少漫山遍野跑,磕磕碰碰不算什么。”

“不行。”连久亦步亦趋地跟着,“这是我的责任,以前大家是因为没有条件不懂,现在有了没道理还要吃这个亏。”

司阑也没有再说这个,他垂眸看了眼连久的腿:“打算这么走着去?”

“不然呢?”

司阑:“浮玉山的地界,你的腿走废了也走不完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自己不会飞又没有什么特殊能力,能怎么办!

想着他讨厌人类的事,连久也没多说:“不走远,有些课还是需要在教室上的。”

跟着司阑走上幼儿园背后这座山,连久总算明白了玉重明说这里灵气充沛的意思,山间没有乱七八糟的杂草灌木,像是被精心打理过,高矮树木错落有序,溪流清脆悦耳,看上去清爽又漂亮,所以危险系数大大降低。

别说小白虎了,自己都想一直待在这里。

连久坐在溪边,自言自语:“这么大,活动区域很难限制,没那么多老师能一直看着。”

整个浮玉山,但凡发出的声音,司阑想听就能听到,他站在连久身侧,淡淡道:“你不怕放任他们出来玩,以后野性难训么?”

连久愣了下,而后摇头:“像你说的,他们是孩子不是没脑子,懂了道理,自然就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,限制自由不是教导的好方法。”

“为什么会想要驯服他们。”她纳闷,“那还能叫妖吗?”

司阑沉默几秒,而后低笑几声:“不用担心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只要我在,在你划分的区域里不会有任何妖怪能走出去,也不会有意外。”

连久倏忽抬头,惊讶地看着他。

司阑笑意不止,语调微懒:“你以为是谁把妖怪们封在浮玉山的?”

居然是司阑?!

就他一只妖就能做到吗?这也太强了。

她高兴地站起来,握住司阑的手:“好同志,以后每天中午给你多留一碗饭!”

司阑思考了一下:“两碗。”

有了司阑的保证,连久很快就制定了新的教学方案,每个班的孩子每天都有课外活动课,活动区域就在后面这座山。

第二天她亲自带队上第一堂户外课,挥舞着自制的小旗子站在小妖怪们面前指导:“不能拉尾巴,要拉衣服。”

小妖怪们戴着老师们自己用纸折的小黄帽,帽子还被抠出两个洞给他们放耳朵,他们站成一队:“拉好啦!”

“那我们出发啦。”顿了顿,连久把最后那个背着龟壳试图往前爬的宝宝抱起来,“不能在地上爬,脚脚是走路的,手手要拉着小朋友的衣服。”

小龟仔温吞点头:“好噢。”

连久举起小黄旗,扬声道:“我们慢慢往前走,老师教宝宝们唱歌,我先给你们唱一遍再教你们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“小小台阶一节节,跳上跳下可别学,上下台阶慢慢走,一步一步别摔倒。”

她边走边回头:“来第一句,小小台阶一节节。”

小妖怪们口齿不清:“小小恩恩恩姐姐姐……”

连久忍俊不禁。

远远树上阖眼坐着吹风的某神君听到后,也勾了下唇,抬手间惊飞一片鸟群。

玉重明走在后面,将镜头从唱歌的小妖怪们移到连久园长身上,再转向天空,那边只留下了轻晃的树枝和四散的飞鸟。

她将镜头又转回来,心想:今天发的这条视频运镜应该很有进步,至少多十个粉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