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第一章(1 / 1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soushu2026.com,https://2zw.org,https://cmshyxs.com,
本站最新地址cwjx8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“前方到站,浮玉山。”

听到地名,连久准备下车,车门打开时一股雨后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,她看着眼前的景色有点呆。

面前是一座被雾气笼罩的大山,神秘又幽深,除了身后的公路和刚才的县际公交,没有一点和现代社会接轨的痕迹。

连久低头翻看手机上的定位,大位置是这里没错,可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有幼儿园。

身后的车还没开走,连久后退转身,礼貌询问司机:“请问这附近有人居住吗?”

“人?”司机摇头,带着不知道哪里的口音说,“当然没有了!”

这笃定的语气让连久迟疑:“那幼儿园呢?”

“有!”

没有人居住但有幼儿园?

这个逻辑连久盘不出来。

但地址的确只给了浮玉山01号,于是连久再次询问:“请问那个幼儿园怎么走?”

“那些东西那儿有条小路,穿过去再直走,第一栋房子就是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顺着司机的指引转头一看,那个位置的确有群人正在下山,连久疑惑,这不是有人吗?

不过她也总算明白为什么签合同的时候几个领导说没人愿意来了,上个班要翻山越岭,的确不会有多少人愿意,也就只有自己这种黑户。

事情起因还要追溯到前一天,连久下课回办公室,打开门就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的街头,全身上下就带着一个手机。

在街头冷静了两个小时,她整理出自己当前面临最大的问题:银行卡失效,微信余额仅剩一千来块,想找个宾馆都没有身份证开房,妥妥黑户。

所以她当即决定先用失忆的借口去附近派出所登记个人信息,果不其然全网都找不到她的任何资料,但这个流程走下来也要很多天。

没多久却来了几个人把她带到了市警察局,不仅给她办理身份证,又体贴她失忆还给分配工作,问她擅长什么。

为了给自己多一点工作的优势,连久颇为心虚地说:“依稀记得四六级都过了,以前似乎是个幼师。”

见面前警察们神色怪异,她立刻模拟了小课堂,还保证:“你们可以拿试卷给我做,我可以的。”

但几个警察很相信她,不仅没让她做试卷,甚至高兴得当即就给了她一份合同,五险一金包吃包住,不需要任何证件,聘请她做幼儿园园长。

有个领导似的人言辞恳切:“这个幼儿园刚建立,虽然条件有点艰苦,但我们相信你都能克服。”

要不是人坐在市局里,连久都要怀疑这些人是骗子了,不然会有这种好事?

至于条件,她完全不怕吃苦!

然后她就在几个警察殷切的目光下把合同签了。

得到指引后连久上山,途中与之前那些人擦肩而过,她注意到这些人穿着风格都很混乱,像是搞艺术的,有些衣袖大得像是翅膀,有些全身绿头顶还插朵花…

与此同时那些人也在打量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连久总觉得这些人的眼神里充满了……敬佩和向往。

她不知道这些妖怪上车后在互相批评:“看看别的妖怪,穿着打扮多像个人,你看看你,都是成年妖了,叶子都收不起来,难怪还要出去学习。”

“你以为你这翅膀就收得很好吗?毛掉我一身。”

“那是哪里来的妖怪,长得好看又有灵气,又是苏醒的大妖神?”

“可能是。”原本跟连久聊天的那个司机回忆起连久的长相。

五官生得太好了,皮肤白嫩,茶色双瞳清亮柔和,气质温婉纯净,跟那些山野里出来的鲁莽妖怪一点都不同!说话也温温柔柔的。

于是司机冷静分析:“是妖民政府派来的幼儿园园长,一般妖怪没有这个资格,而且她做人做得很好,特别有礼貌。”

众妖怪恍然大悟,难怪看起来那么与众不同呢,纷纷表示:“那我们以后也多跟她学习怎么做人。”

“做人”的连久果然在山脚找到一条开辟的小路,大概十分钟穿过去后豁然开朗,随即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,远处连绵一片高耸入云的山峰,云山雾罩,近处有一个很大的湖泊,绿水清波,其他地方花草交杂,一眼看去整个人的心情都放松许多。

这难不成是现代版的桃花源?

即便是乡下是山村,但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她也很愿意!

经过湖边还有条小鱼跳出来,像是在跟她互动似的。

没一会儿连久就看到了山脚下隐在树间的房子一隅,只有这里有房子,也不知道之前那些人住哪里。

刚刚下过雨,脚下的路很是泥泞,这不是主要的,而是面前这栋房子……

连久从小生活在孤儿院,条件贫苦,但也没见过这么破旧的房子。

房子只有一层,一小排,看起来很宽很长,却是木头和泥搭建的,隐约能看到墙上有洞。

这时一阵风吹来,啪的一声,一片瓦掉在地上,连久一个激灵侧过头,这才发现旁边的木牌上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――妖怪幼儿园。

连久:“……”

想过艰苦,但没想过这么艰苦。

失策了,昨天不该听那些领导你一言我一语劝着哄着就把合同签了,早知道实地考察一下。

她无奈失笑,心想还挺会苦中作乐取这么有意思的幼儿园名字。

这时昨天的领导打来电话:“连久呀,你到幼儿园了吗?”

“到了。”连久柔声委婉地问,“这个房子安全吗?可以住人吗?”

“完全可以!”领导保证道,“我们都是按照普通人家的陈设亲手建的房子!”

连久:“?”

市局的领导跑来山里亲自搭房子?

“我们有建新学校的打算,在这之前先委屈你一下了。”领导又补救着说,“我们上班暂时不能过去,给你配了一个助理,叫玉重明,已经让她过去了,有什么需要你就跟她说。”

连久哽了一下:“谢谢。”

这么艰苦的条件,居然还给我配助理,真是有心了。

居然没闹着要走,还这么有礼貌,领导感动得声音几近哽咽:“是我们谢谢你,因为你来了孩子才有学上,周末我们会过来看你的。”

连久心里有些暖:“言重了,应该的。”

因为在孤儿院长大,连久很感激以前院长给自己学习的机会,让自己能长大独立生活,因此现在也觉得这些领导的苦心难得。

挂了电话连久正准备先看看幼儿园内部,抬脚走了几步却听到身后有动静,扭头见门口几个小脑袋探进来。

她愣了下。

原本以为在山里的孩子会比较粗糙,但面前几个小孩白白嫩嫩,比那些电视上的童星都要可爱好看,只是穿得比较破。

连久受到萌娃会心一击,主动打招呼:“你们好。”

为首的小孩子眼睛又大又圆,说话磕磕绊绊的:“你,谁?”

“我是幼儿园新来的园长。”连久走到他们面前,蹲下来,温和道,“你们可以叫我连久老师。”

小孩子们歪歪头,好像是没太明白。

大眼睛小男孩又说:“水里,见你。”

是说在湖边见到自己的意思?

但连久只在湖里见过一条鱼,她正要说什么,旁边的路上过来了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。

“是园长?”开口说话这人声音尖细,穿着宽袖长摆红布裙。

连久点头。

“我是玉重明!”玉重明眼睛忍不住一直看连久,园长比其他妖怪好看多了!

“你好,我叫连久。”连久伸手。

“嗯嗯!”玉重明盯着面前细白的手看了好一会儿,才从茫然到明了,双手握住连久,“哦对,握手握手,不愧是园长,做人的礼仪都好会。”

“……”怎么这里的人说话方式奇奇怪怪的。

连久又将视线放到了另一个女人身上:“这位是?”

玉重明解释:“她家孩子昨天分班出了点问题,来解决的。”

虽然没正式上班,但连久还是敬职敬责地温声问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孩子家长着急地说:“园长,昨天分班给我家孩子分去了猛妖班,回去以后尾巴都给薅秃了,能不能给换到小妖班去?”

连久:“什么?”

玉重明严肃小声提醒:“别总是妖啊妖的,要说文科班和武科班。”

“啊对,给它分到文科班去吧。”

连久努力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:“是孩子打闹了吗?”

“对。”家长让孩子转过身来。

连久俯身一看,毛茸茸的一条小尾巴从孩子的裤子处长出来,现在尾巴尖已经秃了,肉感十分明显。

她呆滞了。

“是我的失误。”玉重明含着歉意,“把小猫妖看成小老虎妖了。”

连久还是没能理解,她盯着那条尾巴,没忍住伸手摸了一下,暖暖的温度,她一摸还晃来晃去。

“我,看到。”幼儿园门口的大眼睛小孩撅起嘴巴,说,“是,孔雀精,啄啄啄。”

说完后他呼吸开始急促,像是喘不过气。

连久心里一紧,俯身检查他的情况:“怎么了?”

大眼睛:“猫猫,害怕!水!”

“哎哟你这小鲤鱼,害怕你就离远点别说了,”玉重明喊了一声后,急匆匆拉来一条水管,打开水龙头,豪迈道,“园长你先让让!”

连久被吼得下意识往后退,然后眼睁睁看着水管对准小孩,浇头淋了下去。

连久神色一颤,正要拉开小孩,却见小孩一双小手变成鱼鳍,还往她脸上吐了几个水泡泡,在水花中害羞说:“好宝,要,乐于助妖。”

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连久缓缓直起身,面无表情地掐了自己一把。

嘶,疼。

再僵硬转头看向门口其他几个孩子,这会儿他们头上要么冒犄角,要么屁股长尾巴。

玉重明放下水管,很是无语:“说了多少遍啦,人身的时候不能随便长尾巴。”

孩子们眨眨眼,尾巴犄角又弱弱收了回去。

玉重明见连久一直没说话,体贴问:“园长怎么了?”

连久微微闭眼,想起司机说的“没有人”。

没有人…

还有路上那些人的奇怪,以及这个幼儿园的名字,她努力稳着声音艰难地问:“都是,妖怪吗?”

“是啊。”玉重明点头,“你不也是吗?”

当然不是!

连久揪着自己的双肩背袋,想起市警察局那几个好说话的领导,跑路之前试着讲道理:“我是人。”

玉重明哈哈哈笑起来,语气佩服:“果然是园长,对,我们就需要你这种把自己完全当做人类的思想觉悟!”

连久:“……”